《罪爱》

当前位置:罪爱 > 罪爱 >

第197章:录音为证

????一看到嫂子出现,林晓娟从我身上爬起来,光着屁股就跑过去。

????“姐,汪金水,这个流氓,趁我喝醉,占我便宜!”

????她哭哭啼啼的说道。

????“啪!”

????一声脆响!

????嫂子给了林晓娟一记耳光!

????“姐,你打我?”

????林晓娟一下蒙了。

????我爬起来,看到嫂子铁青着脸。

????“你跟谁去喝酒了?”嫂子吼道。

????“我、我——”林晓娟捂着脸,一时说不出来。

????“说,跟谁去喝酒了?”

????“跟、跟几个同学,明天是周末嘛,大家轻松一下!”晓娟说道,“就算我喝酒不对,他汪金水也不能占我便宜呀!”

????“谁占你便宜了。”我冷冷说道。

????“你还没说占我便宜,我的衣服是谁脱了,这屋里就我们俩个人!”林晓娟理直气壮的说道。

????“我怎么知道是谁脱的,我回来的时候,你已经脱光了,躺在床上直叫唤呢!我还以为你是病了,我去摸你的时候,才发现你脱光了。”

????“汪金水,不是你脱的还有谁?我就算喝醉了,我也不会脱自己衣服。”

????“那你是怎么回来的?”嫂子厉声问道。

????“我、我肯定是自己回来的呀?”林晓娟说道。

????“你自己回来的?那个军哥是谁?”嫂子铁青着脸。

????“军哥?哪个军哥?”林晓娟有点茫然。

????“断片了是吧?”嫂子说道,“金水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你嘴里还叫着‘军哥’,你不停的说,‘给我、给我!’最后还叫了‘军哥’,我问你‘军哥’是谁?”

????林晓娟的脸一下白了,“我、我没有那么叫,我怎么会那样叫?”

????“是我亲耳听见的,难道我还骗你?”嫂子也是气得不行,“你知不知道你那个叫声像什么?你想起来没有?我都替你羞耻!”

????“怎么可能,我怎么可能那么叫?”

????“你不那么叫,我怎么会让金水把你放到浴缸里?你如果只是单纯喝醉了,你怎么会那么叫?”

????“姐,你肯定听错了,当时就我和汪金水在家里。”

????“你还狡辩?”嫂子声色俱厉,“你知不知道,你之前那个状态,明显有人趁你喝醉了,给你下了药,明不明白,下了药,是那种催情药!”

????“不可能!”林晓娟叫着,看向我,“我明白了,汪金水,是你给我下药对不对?”

????“啪!”

????嫂子又是一记耳光扇晓娟脸上,“金水给你下药,他个瞎子买什么药,他给你下药,他给我打什么电话?你嘴里叫‘军哥’又是怎么回事?人家好心救你,你说人家下药,你的良心被狗吃了?”

????“姐,他为什么那么早回来?当时就是他一个人在屋,就是他!”

????我说道:“我是今天被两个老乡叫去喝酒,我给嫂子请了假,嫂子知道,我喝完之后就回来了。对了,嫂子,我现在回想了一下,我进晓娟房间,好像听到另外的声音,不过,我的注意力被晓娟的叫声吸引了,没有发觉。现在想起来,当时卧室里应该还有人!”

????“汪金水,你怎么不早点编呢,现在才编?”林晓娟捂着脸冷笑道。

????“林晓娟,我的确听到你在叫‘军哥’,现在你老实回答,‘军哥’是谁?”嫂子问道。

????“军哥是——”林晓娟吱吱唔唔的说不出来。

????“这个军哥今晚有没有跟你一起喝酒?”

????“好像有他。可后来的事我都记不清楚了。”林晓娟闪烁其词的说道。

????我也明白,她喝断了片,应该记不得自己是如何回来的。

????然后,林晓娟把眼睛一瞪,“姐,这汪金水把我抱进浴缸,也占我便宜,他还说,还说他那个玩意儿塞进我嘴里了!”

????我嘴巴一咧,“晓娟,我没这么说,我说是你自己咬的!”

????“你放屁!”

????我二话不说,从裤袋里摸出录音笔,“林晓娟,我就担心你到时反咬我,所以,我给嫂子打完电话之后,就把我们的对话录了下来。现在听听就明白了。”

????嫂子惊讶的问道:“金水,你哪来的录音笔?”

????“是刘丽丽昨天送给我的,她说,有时我可能需要,比手机录音方便一些。”

????嫂子‘哦’了一声,接过那录音笔,打量了一下,就按了播放键。

????我的声音立马响起。

????“晓娟,你不要乱动,我现在抱你去卫生间。”

????“我不要去卫生间,给我,军哥,给我!”

????林晓娟一听,眼睛都瞪大了。

????“我不是军哥,我是金水!”

????“军哥,给我,我好痒!”

????“你好重啊,累死我了,我又看不到路,小心你的头啊!”

????“————”

????“怎么下雨了,不要啊!”

????“没事儿,没事儿,没下雨,我是让你清醒一下!”

????“给我啊,军哥,人家真的要!”

????“————”

????“晓娟,你别拉我裤头啊!”

????“哎哎,别扯啊!”

????“哎,别抓啊,痛啊!”

????“不行了,你松开啊,把嘴松开!”

????“妈呀,你别咬了啊!”

????“哎呀,你不要舔了,受不了了!”

????“哎呀,好胀,松开!”

????小娟的表情很精彩,一阵红,一阵白,整个身体都在抖动。

????嫂子整个脸都黑了。

????最后,嫂子把录音关了。

????我说道:“林晓娟,现在听清楚了吧?我好心给你淋水,你却抓住我不放,把我当成那个军哥,差点把我命根子咬断。”

????“你——”林晓娟一转身,“哇”的一声,又吐了一堆!

????她现在明白的确含了我的小金水,肯定是恶心的不得了。

????连嫂子都皱起了眉头。

????“林晓娟,你要是只喝醉了酒,肯定不会这样吧?很明显,有人送你回来,并给你下了催情药,那个军哥就是最大的嫌疑!”嫂子板着脸说道。

????“姐,我真的记不得怎么回来的。”

????我心里一动,说道:“嫂子,我们楼下不是有个保安室吗,问下保安不就知道了?”

????我们这个是独幢大楼,没有小区,但是,楼道里有个保安室,里面随时有两名保安。

????毕竟,这是银行的自建房,安全还是要考虑。

????也因为这个保安室,我进出都得装瞎子。

????“晓娟,去把衣服穿上,我们下楼去。金水,你也去换衣服,都淋湿了,在家等我们。”

????十分钟后,嫂子带着林晓娟下楼去了。